w麦子啊

▲一定要看!!!

冷cp爱好者,幼儿园文笔,年更选手,脑洞大过文笔,热衷于爬墙,混的圈超多并跨度极大,十分讨厌换头文学,只搞自己喜欢的,喜欢他就让他受(:з」∠)_

叫我茗霜就行啦。

【all卡】关于他的三封信(一)

架空

语言组织能力欠佳,望海涵。

我和他是大学同学,学的是两个没大交集的专业,最后却成为了同一家外企同一个部门的走狗。

他在公司和在学校时基本没什么不一样,真实的像个孩子,冬天会喜欢从窗外照进来的阳光,夏天会把他那边的窗帘拉上(可爱的是太阳移动后还要换另一边的窗帘)。同事们也都挺喜欢他的,因为他意外的开朗所以会自觉不自觉的逗他,打一巴掌塞一把枣的那种。

无关性别,我和他关系个人觉得就像哥们,刚开始只是校友初来异地的惺惺相惜,随着公的私的见面增多,了解也越来越多就逐渐成了喝酒撸串的兄弟。

因为工作性质和能力的原因,他经常出差,长的时候几个月都见不到。

他几年前去了加拿大一个月,回来后约我晚上去喝酒,刚开始还嘻嘻哈哈的讲他发生的事和新交的朋友,我就记住了那个据他说rap超好的韩裔加拿大人,说着说着他就停了,他眼眶红了一圈,眼泪也不掉出来,他就只是静静地盯着面前的酒杯。

他和父母不在同一个城市,这个“空中飞人”已经连续两年没回家了。

我们在一个街边的露天酒馆,周围五光十色的灯光投在他身上,天气冷了,他穿着一件红色外套。

我突然就觉得他和这个灯红酒绿的世界格格不入,他适合纯白,没有一丝杂质的世界,那里的他可以拥有一切。可我又不舍得他失去这些斑斓。

“人不是什么都经得起的。”

“你给的他也不一定喜欢。”

想起办公室有些人太“直白”,什么都说。他听见了脸上也还是笑,没那么自然的笑。

又过了两三年吧,他跑路了。他去楼下给同事们买可乐时被一个nh挺有名的公司星探拦住了,他当时给我的原因是:“我还年轻,不想做秃头富翁。”,我记不太清当时我说了什么,大概类似于“染头也会秃的,鹦鹉头富翁。”吧。他的回答我倒是记得特别清楚

“其实也不一定是头发和富翁的事”

直到现在我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

____

单纯一时兴起,没别的意思(:з」∠)_

充满了茗式著名瞎掰理论(x

哈哈哈哈哈哈我真的好喜欢Lucas啊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想看他和王嘉尔一起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张脸配上这个灵魂真是亿里挑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各位大兄弟们!

我!茗某人!要开学了!

十几天甚至几十天(最多二十多天)才能回家三四天,然后今年也有在想要努力了(:з」∠)_想给未来的自己一个交代(x

所以更新可能会很少很少啦( • ̀ω ⁃᷄)✧

原谅我这个小学作文大赛最后一名吧🌚

【马达】年复一年(一发完)

*灵感来源:《来自天堂的魔鬼》——邓紫棋

*金主马x艺人达 BE

*架空 有私设

写的时候满脑子都是达达的“跟我走,请上钩”(〃’ω’〃)可以当做声音描写那里的参考。

*给幼儿园招黑的文笔,禁不起推敲。

*接受批评及建议  欢迎捉虫

小年轻别扭的狗血恋爱故事

文末有彩蛋(:з」∠)_

lof的排版我真是...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天陈玺达难得看到了自己的金主——马嘉祺,仗着彩排还没到自己就干脆把眼黏在了他身上.

马嘉祺和几个星期前比没有什么变化,但在陈玺达眼里变化就大了,例如以往那双最爱注视自己的眼睛现在正一刻不离的追随着台上的新欢。

突然陈玺达就觉得自己图什么呢?      

俩人刚认识那会儿陈玺达一点不比现在差,也是个一线全能艺人,不缺钱不缺资源的,就脑子缺了点非跟着这么个花心大萝卜。      

比起包养,他们之间的相处模式更像是门当户对被迫成婚的豪门恩怨狗血挂,还是只有自己动心的那种。他们俩从确认关系那一刻到现在还在原地踏步,你不动心我不放弃的。

陈玺达偶尔会认真想原因,最后的结果总是:缺点马嘉祺的喜欢。      

就这么东想西想的就到了自己,陈玺达整理好自己的表情和心情上了台,那位新欢从他身边走过时还故意撞了他一下,还用不屑的语气说了声:“切。”      

“长的是挺好看,可惜一个月后指不定哪去了呢。”他面色不改的想,论时间,陈玺达的两年绝对是最久的。      

马嘉祺刚收起僵硬的微笑就看到了陈玺达。

他穿着一身简单的白T恤搭配破洞裤,头上带着顶纯黑色的渔夫帽,臭美的小孩还架了副金框平光镜,外面松垮的套着件卡其色大衣,里面的衬衫扣子还余着两颗露出白嫩的脖子和锁骨。马嘉祺见此轻微的皱了下眉。

陈玺达并没有唱自己的歌而是选了一位女前辈的作品:《来自天堂的魔鬼》。

天上还飘着小雨,陈玺达双手扶着话筒支架,垂眸盯着前面的舞台地板谁都不看,本来不礼貌的动作却在此时给歌曲增添了几分颓败和悲伤。

“夜里做了美丽的噩梦,想清醒我却抵不过心动”

陈玺达是真心喜欢这份工作,认真负责到彩排都是全开麦,此刻较为低沉缓和的声音从他嗓子里流出,这就是老天赏饭吃了。虽说低沉,你又感觉那更像是在你耳边绵言细语,他声音风风韵韵,尾音有时会习惯性上挑,常言“苏到腿软”,所以这也直接决定了他粉丝的基础类型。

“梦里你是无底的黑洞,我无力抗拒失重”

他是在公司遇见的马嘉祺。当时还单纯的是个创作型歌手的陈玺达遇到了瓶颈期,路过以前练习室时不经意瞥了一眼,就这么看到了马嘉祺。整间练习室只有他一个人,阳光从窗户照进来,破碎的光影在他身上重组,音符从他的手与小提琴间窜出,而后在空中组成一首《Where is the love》*钻入陈玺达耳朵。

拉完曲子,马嘉祺含笑看向镜子中的陈玺达:“你好,N&C公司总裁,马嘉祺。”

陈玺达被突然看过来的眼神弄得一愣,红着脸嗑嗑巴巴的说:“啊您好!我是N&C公司旗下艺人,陈玺达。”

马嘉祺笑意扩大了几分,他转过身问陈玺达:“你知道我刚才拉的什么吗?”

陈玺达触及他眼底的笑意,脸更红了:“《Where is the love》”

他可能永远都忘不了马嘉祺的回答:“Love is right here. ”

“我的意识自控脉搏流动,全被你神秘力操控”

马嘉祺这人一人千面,却偏偏哪一面都能往好了说,就好似全身的苏点,从头到脚就没有一处不吸引人的。

就在他们相处快一年时,陈玺达提出了正式交往。马嘉祺持否定态度,然后从沙发上起来转身拿钥匙出门一气呵成。

他们俩就这么过了一个月,可那又怎么办,陈玺达就是生不了气,死不了心。即便马嘉祺也不缺他这一个。

“亲爱的你是危险的迷宫,我找不到出口”

陈玺达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让马嘉祺爱上他,他想要的就一点喜欢。

“拜托别对我细心问候,这是你也不察觉的阴谋”

马嘉祺:听说你病了?

陈玺达:嗯,就小感冒,不是特别严重,你不用担心。

马嘉祺:照顾好自己。

陈玺达:你就安心忙你的吧(:з」∠)_

马嘉祺:嗯,晚上注意关门床,保护好嗓子,不是小孩子了,怎么做懂吧。

...

于是陈玺达独自在病房躺了两天,马嘉祺埋头工作了两天。

“我讨厌你无心的微笑,我快无可救药”

马嘉祺的笑是在业内出了名的,本来就长的一副邻家大哥哥模样,这一笑起来更是暴露了自己的兔牙让人生不起厌烦来。

陈玺达也许就是沉入了这一次次的笑脸中,马嘉祺的笑就像是玫瑰,让你不自主靠近,好不容易靠近了,又把你刺得满手伤。长的温暖,本质又淡漠的不行。

“没办法啊”陈玺达想,长得太温暖了。

“你像一个漩涡慢慢让我,无法抽离一直地坠落。”

马嘉祺周身的气质也是冷的,杵那不动任谁都不敢往边儿上凑,可他一动,这举手投足之间偏偏又带出三月春风和煦暖阳来。

这样的人要是对你稍微上点儿心,是个人都受不了。

“亲爱的你是优雅的恶魔,一点一点把我吞没”

“You took my heart away. ”

“如果你是蛇的诱惑,你存心迷惑 我才能软弱”

自己不就是这样上道的吗。

“但你是牛顿头上那颗,若无其事的苹果”

“My head is blown away.”

伴奏逐渐变弱,陈玺达拿出手机发了条消息又装回口袋。

随后马嘉祺的手机就响了:

陈玺达:就到这吧。

You should took my heart away.

________彩蛋预警_

马嘉祺看了眼陈玺达的背影,

马嘉祺:Where is the love?

马嘉祺:Love is right here.

他看到陈玺达顿住了。

豪门恩怨狗血挂里的男主最后总会爱上女主的。

*我在这首和《Because of you》之间犹豫了很久,后来觉得这首还能延出一段番外所以选了它,两首都是很好听的曲子,感兴趣的可以去听一听。

这两首也是仅存在我用来找灵感的歌单里的甜歌🌚

突然感觉我回到了童年(然而画质不同🌚

我不许还有人不认识我儿子!!

整个主页可能就我这么幼稚(:з」∠)_

以后不会再写npc和oxlxs的相关了

这届弹幕真的很严格。

因为混b站久了,用什么都想开弹幕,结果弹幕一直bb这版吴邪和小哥长得不好看。

这要是还不好看那什么才叫好看???您们是见过神仙吗???

这版吴邪和小哥太秒人了(〃°ω°〃)

套用别人一句话:我对他们一见钟情。

而且


秦老师简直就是我的心头白月光好吗!!!

秦昊老师苏的我真是#*&$๑з

呜呜呜我ballball秦老师不要再散发魅力了(;д;)

看的久了我总觉得这个奔四的男人在勾引我!!!

啊啊啊啊啊啊啊他真的太好了吧!!!!我一个暴哭!!

我好想搞他啊啊啊啊啊啊(咳

【逐渐李化.jpg】

即使我宝没剪头发没剃胡子但是好好穿裤子这一点我怕是要高兴一年🌚

沉迷总裁无法自拔......

他怎么这么可爱啊?!!
这跟足球场上的是一个人吗?!!

他其实和迷你罗同岁吧(:3_ヽ)_......

【杰边】重症监护室(二)重修

一个完全不黑暗的杀手梗

东区大佬杰×精明杀手边

好久没写了手生凑合看吧(bushi 我会努力找感觉的。

刚反应过来江帆是允粑粑的名字所以改成了林城😂

尬聊+小学生文笔了解一下🌚

臣服与lof的排版🌚

重修也没好多少(小声bb

___________肯定没人想我__________

夜色笼盖下的东区反到安静了些许。

星星点点的光,偶尔从不知何处传出一阵淡淡的琴声,街上的行人仿佛都慢了下来,享受着这难得的清净。

“可惜了,这么好的地方。”边江在街上悠哉悠哉地晃。

出于种种原因,边江认为没有必要去找一个合适的角度一蹲就是好几天的只为杀一个雇主随时有可能撤单的人。

他就这么在街上漫无目的的逛,突然发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他在认出那是谁后,脚步轻快地走上前:“老韩!”倒是韩泽铭跟个帕金森患者一样偷偷的使劲给他摆手让他别靠近。

边江眼神一瞥看到了韩泽铭身边的林墨,当即就明白了缘由,然后大步流星地靠近。

作为杀手自然不能让别人记住自己的脸,边江跟林墨也没什么交集,他不认识边江是肯定的,韩泽铭认得边江倒跟他频繁的下单撤单有关系,何况边江对他也是知根知底的认识。

“你怎么这么快就来了?”韩泽铭只好强装镇定。边江倒是越发大胆,还起了点儿逗弄他的心思道:“怎么?你不是巴不得我快点来吗?还是....光顾着陪情人不欢迎?”边江说着瞥了林墨一眼,意外的在他眼里看到了那么点儿苦涩,以及习惯。

“你先跟我走。”怕边江再搞出点什么来,韩泽铭只好先把他拉走。


“韩先生形象塑造的真好啊。”边江跟没骨头似的靠着墙还带着几分嘲讽。“诶说真的你为什么想把林墨做掉啊?”

“... ...你也知道我喜欢他,他却总是对我一副厌恶爱搭不理的样子,这么几年下来我总觉得耽误着他,但他是老爷子安排的我也不好直接让他走就想着让你去暗杀他,以你们的实力肯定打个平手嘛,到时候我就可以以‘疏忽大意’的名义解雇他了。”韩泽铭如是说。

“那他打不过我怎么办?” “我暗中安排了人手的。”

边江把那句‘我可以从远处枪杀’咽进肚子里。转而出口的是“你们tm是想谋害我吧!”

‘高冷加傲娇可是个不太好的属性啊’边江在心里想。

另一个计划在边江脑海中生成。

“行了行了我走了,也不在这耽误你了。” 边江站直了身体拍了拍衣服上并不存在的灰。

“有住的地方吗?”

“有”边江看着林城发过来的阿杰地址回答。